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虚伪的供物

*嗯久违了的秋伏无差,有部分ABA。
*原作背景童话风,短小恶劣,私设一箩筐。
*最喜欢的秋山是さや太太家的秋山,弁财也是——心中最接近前国防军这个设定的A+B。
*所以说虽本命伏秋但爱的还是如藏于鞘内的剑刃一般,本性锋芒毕露攻击力十足的A。
*好吧最后两条都是与正文无关的题外话(。




“没记错的话,你不是那种会心血来潮爱心爆发路边捡小动物回来的人。”
“抱歉要给你添麻烦了,但我也记得弁财不是专职吐槽役的那种人设?”
“还真敢说……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会突然想到养宠物?这不像你。”
“要问为什么吗……”下意识放缓了给怀中生物擦干毛发的动作,秋山歪了歪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迟疑不定神情,“如果,我说这是,命运的邂逅,你会信么。”


第一眼的印象非常重要,不论相亲或面试,亦或吸引猎物上钩的某个瞬间。


秋山氷杜把捡回来的那一团肉球球取名为fushimi,弁财酉次郞第一时间取笑了一番室友的品位,接着在下一秒表达了对这个名字的莫名其妙既视感。
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称呼,而且还是非常熟悉的那种……弁财陷入了思考的泥沼。相比之下身为正牌主人的秋山显得粗神经多了,比起没头没脑的怀疑,他更关心的是fushimi究竟是什么物种。说是猫吧,体型不太对——又不是老虎或花豹。不过谷歌了半天资料后秋山推翻了这个观点,并且开始略发愉悦地期待fushimi长大之后的样子。
怎么说呢,即使早就脱离了中二的时期,但只是想象一下领着一只大型猫科吸引眼球的情景,也依旧能够兴奋得血液升温。
“快快长大吧,”他附在fushimi的耳边喃喃,“我会给你全部的爱。”
尖尖的兽耳只抖动了一下,很快便重归平静,仿佛刚刚擦过耳畔的,不过是恼人安眠的微风。


成长是漫长又艰难单调又枯燥的持久战,需要饲主与被饲者的共同配合,缺一不可。


养宠物其实是件非常考验耐心与细心的活儿,到了秋山氷杜和fushimi这里,则更进一步具体到了日常中的点滴片段,比如fushimi十分严重的挑食,比如fushimi没有理由地对于弁财酉次郞的仇视。
秋山头疼地看着fushimi一脸嫌弃的表情将饭盒中的绿色全部挑出,然后一一甩在了弁财的餐具旁,他一边叹气一边下意识计算了一下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几次。
“fushimi,不吃蔬菜会长不大。”
啪唧,又是一块花椰菜,差一点直接砸进写有字母“B”的马克杯中。
“fushimi,再这样我可是会生气的。”
扑通,这次是圣女果,终于成功命中目标沉入咖啡之中。
“fushimi!”秋山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我不开玩笑。”
“…………”已经有大半人高的生物只好不情不愿挪动起来,慢吞吞将刚扔出去的各种食物扒回自己的食盒。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秋山似乎听到了从那个方向传来的不耐烦咂舌。
秋山都快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又不是人,所以只可能是错觉吧。动物怎么可能做得出那么人性化的情绪表达。然而就像是为了推倒他这种天真的想法,下一秒fushimi体温偏高的身体紧紧贴了上来,两者之间突然变得没有一丝空隙。
“欸?”秋山一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状况外表情,结果得到了fushimi一个大大的白眼。放弃了沟通,它索性用行动表明态度。


春天是所有活着生物的春天,不分物种,不分性别,不分长幼。


锁骨处一阵刺痛拉回了神游天外的注意力,秋山笑着小小声嘀咕了一句别闹。
弁财盯着那本该光洁白细的脖颈,以及那上面不应该出现的,明显不属于自己的牙印,居然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当下究竟该摆出怎样的表情。倒是对方表现出了惊人的读心能力,主动打破了尴尬:“是fushimi闹着玩儿咬的,没事,看着挺夸张其实不太疼。”
结果弁财更加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回应了。他明白秋山是好心解释,但为什么听到耳中却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
明明告诉自己和一个非人类争风吃醋实属吃饱了太撑,但他始终都无论如何没法将fushimi当做单纯的宠物。开玩笑,动物会有那么深不可测的目光吗,偶尔的几次无意视线交汇,弁财分明从那幽暗的瞳孔中看到了名为嫉妒、怨恨的情绪。
秋山还在解释:“fushimi挑食太厉害了,怎么哄都没用,也不知道它从哪儿学来的,硬要扑在我身上又舔又咬一通才肯吃蔬菜,虽然有点困扰但想想也没多大问题我就顺着它了,你别想歪了。”
不想歪,吗?
“我又不是食物,也不能真的咬下去,真搞不懂它这样做能得到什么乐趣和满足。”
真的,不能吃吗?
“哦对了,养fushimi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又是春天,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到了?”
弁财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春天,成熟期,发情期,交配期,繁殖期。


生命是如此奇妙,部分物种的幼年体和成年体看起来竟可以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个体。


fushimi觉得是时候了,从秋山氷杜那儿获得的“爱”已经足够让自己完成蜕变。
等着瞧吧弁财酉次郞,他忍受着变化带来的不适一边想,忍不住带上了几分雀跃与幸灾乐祸。他是我的了,彻彻底底的,你再也抢不回去了。
还有点不习惯只用双脚行走,伏见不得不又等了一会儿,在这期间他顺手弄来了一套和秋山他们平时穿的差不多的制服。虽然一开始根本不准备穿,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穿上后看了一眼镜子里相当不错的崭新自我,伏见象征性地抗拒了一下便接受了这个设定。
他迫不及待朝着那个房间迈进,洋洋得意猛地推开房门,却没有看到他想要的那个人。
“秋山,在哪里。”完全没打算自我介绍或解释一下之类的,伏见对着仿佛知道他会来而正坐等着他的弁财丢出了疑问。
没有回答。
“秋山,你把他藏起来也没用,他是我的。”
这次弁财淡淡地回答了:“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秋山就一定只会归你所有?”
“哈,这还用问吗,我会把他吃掉,然后,我们就会变成一个。”
“果然,看来我猜的一点也没错。”说着他缓缓站了起来,伏见这时发现,一贯穿着一丝不苟的弁财,居然没有穿上制服外套。
“虽然不太清楚你究竟是什么物种,但很多生物在成熟后的发情交配中会吃掉伴侣,这的确是生物界确实存在的事实。”
“接受程度倒是值得表扬,然后呢,你想表达什么。”
“就在不久前,我对自己说,人类,说白了也是由这些差不多的生物进化而来的,所以,继承某些习性也无可厚非。”
弁财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稳甚至平淡,但伏见却莫名有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这让他错过了打断对方继续说下去的时机。
“我对秋山的感情,自认为绝不会输给你,更何况我和他相处的时间,比你要漫长得多得多,所以,论资格也是我在前。”说到这里,他笑了。
“刚开始非常抗拒,差点想放弃了,但一想到不继续的话秋山就要被你夺走,就坚持下来了。”
“不过到了后来,我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你们的种族是对的。”
“真的,非常美味呢。”弁财笑着说,“所以我一点也不剩地,全部,吃掉了。”

是我赢了。
他,是,我,的,了。



END

结局是且茄提议的!我一开始只是想让秋山反吃伏见而已!

然后就是其实还有个结局,后来伏见又把弁财吃了,最后三人变成了吉祥如意的一家(唱)

遁!!!


评论(4)
热度(22)
  1. 為了字母而存在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這個....很好笑((喂 很喜歡阿XD不過是BE吧XDD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