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冰火】Before Dawn

*短打,复健,OOC,OOC,OOC。

*重看QDSAT时get的脑洞,官方同人(x)最大手= =

@_郄  先,先用这篇当个利息_(:з」∠)_

 

 

 

“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深刻意识到……”

“……哦?”

 

 

虽然看起来Junkyard全体住人从出生起便和战斗服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但实际上大家也都是需要沐浴更衣焚……毕竟保持清洁卫生舒适也是稳定及提升战斗力的有效方式之一。别的部落是什么样的情况暂且不提,至少在Embryon是拥有堪称“豪华”的浴室的——当然这个形容是建立在与leader个室对比的前提下。

“说什么leader不是第一个的话部下们就没办法按时就寝,既然这么赶时间怎么不干脆所有人一起,又不是装不下。”以粗暴的动作扯下披风,Heat以此表达着不满。

Serph歪了歪头——只有在和Heat独处的时候他才会露出如此放松的一面——一边解开战斗服背后的金属连接:“别的人就算了,Argilla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我们一起的吧?”

“就她最麻烦,以前又不是没有过,现在来嚷嚷男女有别还有什么意义。”

“以前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同了,”Serph似乎笑了笑,“自从Sera来了以后。”

想驯服猛兽的话就必须直击弱点,一提到Sera,Heat果然立刻安静了下来,同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耳根染上了发丝相同的颜色。他不自在地游弋着目光,努力寻找新话题中断尴尬:“对了……很早以前就想问了。”

“嗯?”

“你没必要把战斗服穿得那么严实吧?还是说,是为了掩饰这个?”

手指毫不客气地戳上那比自己单薄得多的肌肉,但Heat的重点根本不是这个。指尖滑动,顺着刚结痂的新伤一路扫过深深浅浅的旧伤——这都是在穿着战斗服时完全看不到的真实。

“倒也不是刻意为了掩饰?”Serph放任对方上下其手,“大概是因为在大家看来,我怎么也不像是Heat那样的近战物理型,而且身为leader,保持一个相对完美无伤的形象有助于提升士气。”

“还真敢说,我打包票你只是因为觉得麻烦。”

“想避免裸露出来的部分受伤已经足够麻烦了。”

“那也是因为战斗服没有护住脸的部分才不得已为之的吧!”

Serph没有接嘴,算是默认,见此情景Heat简直忍不住扶额。

真想让其他人也看看这货的真面目……不过说起来……Heat再次将对方从头打量到脚:“光看脸和身形的话,估计没人会信你的力量点数居然比我还高。”单左手就能完全压制住自己右手全力一击的这种事,若不是亲身体会过真的难以置信。

明明顶着的是比Sera还精致的脸,身高甚至不及Argilla,肩背的轮廓看起来也更像是女性,如果不是那几乎遍布全身的,所谓的“男人的勋章”。

“没办法,我们的兵力不足,绝大多数时候leader都必须站在最前线,做不到全能的话……Heat?”

“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深刻意识到你是和我一样的男性体。”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心声。

Serph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在感叹的是什么,本想正常反击回去但转念一想……

最后说出的是带有另一番色彩的言语:“哦?原来只有这个时候吗?”

“不然你以为?”

“呵,那要不要干脆再做点能让你更加深刻体会到‘我和你一样’的事情?”

“什……等、等一下Serph!你想做……唔!!!”

 

 


“其他人……还在……等……”

“不用管他们,我进来之前就已经挂上了‘修理中’的牌子。”

“你!…………”

 

 

 

 

TBC?

 

 

“又多了这么多新伤,都已经让你小心点了……”

“这点小伤,舔舔就好了。”

“唔,那我的这些,也一起治一下?”

“自己舔去啊!……算了,脸上就勉为其难帮下忙好了……”

“好人做到底,之后[全年龄消音]的部分也拜托了。”

 

 

 

 

END了= =

 

 

 

 

PS:其实挺难想象Serph一身新旧伤痕的样子……大概这就是禁欲系角色的据对不可侵领域?不过既然官方同人(划掉)都这么写了嗯哼哼……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