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P4】Ever More

*足主足无差,反正没有酱酱酿酿

*我也不造这两人是无印的还是黄金的还是别的那啥的= =

*被 @_郄 嚎了几天“我好喜欢足立啊!”只好割微妙的腿肉投喂……

*番长用名默认动画版的【鸣上悠】但性格大概横跨了N个平行世界(

*好多年没写过P4相关了好紧张!!!OOC和BUG也不管了啊!!!



这不科学。

鸣上悠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口袋、书包、以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就差没冲到蓝天鹅绒之屋抓住伊戈尔的领子用力晃上几晃。但即使冒着被玛格丽特用恶魔全书拍成车厢挂件的危险去做了,他也预感到这并不会让空空如也行囊里那一栏数字变为7位数。

契约者之键好好地躺在那儿,而其他东西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鸣上悠思考了半小时后终于得出“我的确是二周目了但他丫的系统错误老子居然什么都没继承?!”的残酷结论。

伊邪那【】也好天【】狭雾也罢总之还给我一周目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六百多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钱不是万能,但没有钱万万不能。

本想以一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总裁范儿潇洒走进教室然后对所有人宣布八十稻羽所有的鱼塘……哦不所有的美人儿都已经被我承包了!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闹出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存档丢失导致堂堂主人公只能老老实实听完诸金的训话挨到下课时间才能够动词打次杀向商店街。

好在一周目累积下来的经验还在,这也正是鸣上悠直接选择商店街的原因——那里有打工的招募版。没办法,身为一名主人公,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更换武器和防具的开销,Persona合体的开销,做便当投喂心之友的开销,河边哄猫的开销,为了commu各种约会的开销……总之不管什么名目即使不是HERO身为普通高中生正常零花钱还是得挣的对不对?

一边翻看一边嘀咕“为什么二周目了也没有多一些报酬比较客观的打工“的鸣上悠忽然觉得肩上一沉。

“咕呜——”“啪!”“啊。”

等鸣上将拍在额头的绘马取下来的时候,狐狸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只得将视线转至手中的小小木牌上。

很大一片涂抹的痕迹,依稀还能看出最初书写的是“想要漂亮的女朋友”,至于旁边空白处的真正愿望倒是字迹潦草仿佛写下它的人对于能不能实现完全不抱希望——那细小又浅淡的黑字写着,想要有那么一个……



足立透有驾照,也有自己的车,只是来到八十稻羽之后就几乎再也没碰过它了。

酒后驾车禁止……但堂岛辽太郎似乎十分热爱在结束一天工作后去喝一杯,附带扯上搭档一起,结果事后负责开车将醉汉运回家的任务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落了下来。

用堂岛的车将堂岛运回家,和菜菜子告别后再步行返回自己的住所,足立透的今天看起来并没有和过往的日子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样的想法盘绕在头顶直至他推开公寓的房门。

满脑门的思考都吓得碎成了实体化的渣渣掉了一地。

下次再也不陪着堂岛先生胡闹酒后驾车了……足立默默拉上大门,再默默重新推开,谢天谢地,这次门后的画面终于不再是裸体围裙的“亲爱的你回来啦想要先洗澡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从今天起我就是足立先生的特派家政钟点工了请多指教。”

“……你是想我先问你是怎么进来的还是先吐槽你的台词?”



即使一再表示自己根本就没有招募过钟点工或者在中介处登记,但鸣上悠依旧很坚定地表示有接到来自足立透本人亲自要求的委托。

“这可是事关世界和平的重要工作。”信誓旦旦说着听起来就像玩笑的台词,鸣上却对委托的具体内容和得到委托的方式三缄其口,“而且报酬也很丰厚,实在让人难以抗拒。”

“还是说,足立先生其实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才不欢迎我?”

“嗯,我很讨厌你啊。”

“口嫌体正直试图掩饰家中藏着的小黄书这一招可不太有效。”

“如果需要藏起来的只有工口杂志的话那就太无趣了,不是吗。”

“哦?难道会在墙壁里或者床垫下发现内脏残肢什么的?”

“找得到的话倒是找出来让我看看?”


“…………”

“…………”

“刚才我们是不是拿错了剧本。”

“同感。删掉重来一遍。”



“等等等等一下!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因为足立先生许愿了,所以我就来实现你的愿望了。”

“咦,啊咧,我许了什么愿望来着……”

“想要有那么一个只注视着我,心里只有我的人。”

“什什什什什么居然写了那么不得了的内容吗哎等等你还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

“很简单啊,既然要报恩的话……”


“…………”

“…………”

“能申请换导演吗。”

“或者说能申请换个靠谱的人递剧本吗……”



“不管怎么说好歹解释一下你出现在我家的原因吧,这样至少在堂岛先生问起来的时候……”足立透半放弃地拉开了罐装啤酒的拉环,这已经是冰箱中最后的存货了。

“唔怎么说呢,”歪了歪头,鸣上悠那厚重的刘海顺势滑落了部分,“简而言之就是有人放出了照顾足立先生的工作委托,而这份打工的委托正好被我接下来了而已。”

“哈?!谁会那么无聊做这种事情!”

“说不定是将足立先生摆在很重要的位置,一直默默注视着你的人哦。”

“饶了我吧STK什么的……”

空了的罐子飞出,金属与塑料垃圾桶碰撞的声音在窄小的室内显得刺耳。


“不能不干吗,这个。”

“抱歉,不能呢。”

“我现在倒是开始好奇什么样的报酬能让你动心。”

“是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某个,ren……”

“嗯?”

“没事。”




经常玩游戏的人都知道,很多故事往往在二周目时会加入很多一周目无法开启的新要素新结局新任务,同时也会或多或少继承一周目的记忆。

灰色短发的少年摩挲着绘马,下意识扯了扯嘴角:“原来这就是你真正想要的吗……”

不论成功与否,最后都会是不同的,崭新的结局。

真是不错的报酬啊。



·END·



写得比较混乱_(:з」∠)_

看不懂就来问我吧囧

评论(2)
热度(4)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