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刀剑乱舞】午夜の待ち合わせ

*明石+长谷部,但大概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所以这个组合的简称到底应该叫什么……马组?机动战士组?
*算了怎么样都随意吧,因为它就是个扯淡的日课。

 

 

获得人类身体而感到新鲜与方便的同时,各种从未体验过的麻烦和困扰也同样接踵而至。

夜风朗朗,月明星稀,身为近侍的压切长谷部失眠了。

虽然尝试了自我催眠自我暗示甚至用上了默诵主命一万遍这种最终兵器杀手锏,然而睡意依旧像擅长捉迷藏的顽童一般不见丝毫踪影。长谷部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归结于莺丸的盛情难却:主曾说过茶多酚摄入过多易造成植物神经还是迷走神经总之就是某个神经兴奋过度。事已至此,显然躺着干瞪眼或是埋怨什么人都无济于事,长谷部索性披衣而起朝“那里”走去,带着本体一起。

也不知道睡眠不足造成的疲劳能不能通过手入恢复……本丸很大,足以让长谷部一路想些有的没有的。说起来最近新加入的同伴,那个谁,来派的家长(自称),是叫明石国行吧,据每天当番的人反映他已经几乎缺席了所有的内番——原以为只是语气上的懒散消极,毕竟难得的共同战斗里能在自己手里数次抢下誉的也是这个人,实在难以想象……

天亮之后找他好好谈一次,这样做好了决定的长谷部也到达了目的地。就在手指搭上拉门的边框同时,还称不上十分熟悉的气息从缝隙中悄然渗透出来——虽然微弱,但那的的确确是那出鞘刀剑锋利凛然的斗气,是那在战场上多次抢走本属于自己荣誉的斗气。

长谷部猛然拉开纸门,月光争先恐后挤进演练房宽敞的空间,在最后一片夜色之后,镜片的反光勾勒出一把软绵绵的关西腔。

“哦呀,真是偶遇呢。”

然后又是一抹寒光,比长谷部本体稍长的太刀安然归鞘。

 

压切长谷部在这头,明石国行在那头。明明没有任何发出的声响和动静,空气中却莫名飘出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长谷部跪坐着,就眼下的情形下意识自我检讨:是我对这个人,产生了不应该有的情绪吗?否则怎么会有难以抑制的拔刀冲动……

“啊明明没干劲才是我的卖点……结果被你看到了,看来除了拿出真本事之外别无他法啦。”仿佛能够读心而正好回应了长谷部的疑问,明石轻飘飘的声线从看不清表情的黑暗中传来,“虽然只是手合的话偷懒也不是不可以……总之请手下留情哦?”

长谷部终于明白了那种如芒在背的刺痛来源于哪里:强敌近在眼前,而武器的本能在骚动。

果然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的家伙。手指搭上刀柄,长谷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唇角正不受控制地弯起。

“我可没有被命令要对你放水。”

 

“本来只想偷懒随便对付一下,结果让时间变得更长了啊,真是的……”无视距自己咽喉仅两寸的打刀刀尖,明石国行自顾自収刀回鞘,“总之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啦,有时会在深夜擅自借用演练场,十~分抱歉哟?”

一句话堵死了长谷部一直想出口的疑问,僵持几秒之后他也只好冷着脸收回自己的本体:“刚刚有好几次可以提前结束和扭转胜败的机会,为什么不攻击?”

结果对方两手一摊,摆出了一副“你懂的啦”的姿态。

深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好不容易压下吐槽欲望的长谷部估计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身体还沉浸在高强度的对战中尚未清醒,所以能够轻易回忆起那些惊险到千钧一发的片段——这种时刻才清清楚楚意识到,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刚才根本是在大放水,否则自己早就输了无数次了。

但正是这样才更加让人焦躁和生气啊!长谷部的内心发出了无声的咆哮。身为主上的部下,明明应该……

“啊对了对了,之前一直抢了你的誉,不好意思啦,实在是想早一点满级毕业,这样就可以天天在本丸懒着不干活……等等长谷部,你不要拔刀,再打一场骨头都要断……”

 

 

 

没啦!

 

其实初衷就是想写一个深藏不露帅掉渣的明老板。

结果好像失败了呢……

以及谁来告诉我关西腔到底要怎么用文字来表达(((((

评论
热度(23)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