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全职高手】すべての終わりの始まり

*莫凡→苏沐秋,一场永远不会结果甚至连开始都没有的单恋。

*我的全职第一次就这么交给了无比之冷的一对,全部都是郄郄的错=皿=

*妈蛋劳资什么时候才能萌一次热门!?

*哼既然被表扬说心好脏那就脏给你们看= =

 

当莫凡发觉与人交流其实是一件再无意义不过事情的时候,现实里的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了。

父母留在记忆中的概念只剩下银行卡里每个月固定的数字,年迈的祖父母唠叨着听不懂的方言比起嘘寒问暖更像是隔靴搔痒的虚情假意。无视耳边响起的叮咛,莫凡默默将鼠标移向荣耀的标志并在下一秒带上了耳机。

熟悉的背景音乐响起隔绝一切令人烦恼的声音,平静冷漠的心脏终于随着第一视角的载入而重新激烈跳动起来。不是有这么个说法么,自闭少年的最好伙伴是人工智能,莫凡严格来说并不算网瘾熊孩子,他不过是除了游戏之外便无法找到自己存在价值的小透明而已。

转了一圈市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商品,副本的刷新也仍在冷却中,那么能去的地方就只剩下了一个:竞技场。

顶着白莫名字的刺客悄无声息出现在竞技场大厅,引来公共频道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对这一点莫凡显然颇为得意。虽然荣耀作为一个新游戏开服时间不长,但由于崭新的操作性丰富的游戏性以及最重要的竞争性依旧吸引了无数新老玩家前仆后继投入这个世界,这也就意味着想要趁着混沌初始未明之时浑水摸鱼夺人眼球的可能性无限缩小:在那么多经验丰富的老前辈面前班门弄斧?论资论辈还轮不到你呢。所以能凭一己实力在竞技场闯出一番名气,作为炫耀的资本完全足够,莫凡仍旧一副看起来波澜不惊的样子,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是不是觉得他还挺沉稳内敛的,总之都是面瘫脸的错(并不是)。

莫凡随手建了一个房间,没有设密码,然后便开始坐等挑战者上门。然而也不知是他名气太大还是今天在线人数太少,等了老半天都没有半个人出现。眼见手指在鼠标上敲击出的节奏越来越焦躁,莫凡决定放弃守株待兔主动出击。他一间一间房间点了过去,不是满员就是上锁,就在耐心快要消耗殆尽的最后一刻,左键单击下眼前闪出空间切换的白光,进了。

“啊你是今天的第一个,欢迎欢迎。”几乎是在莫凡进入的同时公共频道上即跳出了文字,禁了语音?不过怎么样也和我无关。这样想着莫凡没有去看接下来的闲谈,自顾自查看着对方的属性:角色名秋木苏,装备从头到脚不算顶尖最多中上,武器则是……手炮。

枪炮师吗,一边回想既往与枪系职业的战斗经验一边按下了开始键,地图载入,莫凡顿时睁大了双眼。

这货是小白吗!还是说自信过头了?身为枪手居然选择擂台赛这个地图,一览无遗视野固然开阔,但这么小的场地对手也能一冲到底直接变贴身近接啊!就更别提迂回走位拉开距离祭出火力线了。错愕之下莫凡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同样刚刷新出的那个人,结果那张清秀年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这才记起游戏里是没办法反映出真人的喜怒哀乐的。

“咦你怎么不动?那么我可要过去了哦~”对话框里跳跃出来的文字似乎都充满了高扬的情绪,回过神来的莫凡决定用一场不留情面的碾压来给这个“新人”好好上一课。

一分钟之后。

输了?!我竟然输了!?映入双眼已是准备房间的景象,莫凡的双手甚至还停留在上一个出招的操作中,可自己的角色却再也没办法完成这一次的攻击了。

一定,一定是我轻敌了!否则不可能会输的!

“还要再来一局吗?”

莫凡毫不犹豫点下了开始。

荣耀!

再来!

荣耀!

继续!

荣!耀!

微微泛白的背景光中,名叫白莫的刺客石化了般呆呆站在准备席上,屏幕外,一向几乎没有感情外露的莫凡更是差一点摔了鼠标和键盘。

这不可能!为什么这么有利的地形输的却一直是我!而且我的操作并没有问题所以只可能是对手水平远在我之上吗?这个叫秋木苏从未听说过的枪炮师究竟是什么来头!

“不来了吗?难得碰上你这样不错的对手,不能多打几场真可惜啊。”公共频道里,明明没有感情的文字依旧跳跃着,但在目前的莫凡看来却像是赤裸裸的挑衅。绝不能这样莫名其妙咽下这口气!

“可以的话,加个好友以后多切磋……啊你别急着退出啊!等等至少接下好友申请……”这句话,强制退出的小刺客却是怎么也看不到了。

接下来的发展顺理成章。没日没夜的练习,副本里拼命的搏杀,只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每天去蹲点竞技场,盼着一雪前耻的机会掉落眼前。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么蹲守,稍微打听一下就或多或少能知道对方踪迹,但莫凡死咬着也不愿意开口,不愿意和其他人交流的后果就只能是用最笨的办法。许多天过去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大发慈悲,大手一挥将秋木苏再次交予白莫面前,结果莫凡完全不顾对方热情的招呼二话不说开了个房间就将他拽了进去,开打。

没想到还是和第一次一样的结局,十负零胜,莫凡惨败。

这回莫凡终于气势汹汹掀了键盘和鼠标。

等捡回键鼠后,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好友申请,莫凡想也没想直接拒绝,然而还没过去半秒钟又跳出来一个,又是直接拒绝,这次更快,拒绝的同时下一个又来了。

莫凡干脆关了机。

之后的节奏照旧,练习练习练习副本副本副本然后蹲守复仇的机会……哦不对,这次不用守,因为对方送上门来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白莫行动的身影之后,总有一名枪手的身影若即若离,既不打扰也不合作,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跟着,时不时扔一个好友申请过来再被莫凡爆手速拒绝。

对方显然耐心十足对上述重复行为乐此不疲,可莫凡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练级时频频失误险些被野怪打爆,险象环生中三枚反坦克炮射出一个精妙的角度擦着刺客的身侧射向敌人,轰隆作响的音效伴奏下危险已被悄然抹平。

然后跟着的又是一个好友申请。这次莫凡没有拒绝,而是拉开了对话框:“你想怎样”

“哇说话了!”对方显然没有料到莫凡居然会回应,“我没有恶意真的,只是想邀请你一起组个公会而已,因为你很强,如果有公会的支持日后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回答他的是沉默。

“呃,那至少加个好友?”

一片死寂。

“你看,加了好友之后你找我就方便了,想PK的时候随叫随到,游戏世界里这么大,要碰巧得多么困难对不对?”

还是没有任何回答,这下连秋木苏也快要坚持不住放弃,然而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个好友申请,申请人:白莫。

算了,就算是为了复仇方便吧,的确蹲守这回事,太浪费时间了。莫凡这样说服着自己。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白莫的好友列表中出现了一个名字,也是唯一的一个。它很少有灰色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里它都闪耀着明亮的光芒,而当它亮着的时候,莫凡的对话框永远都是满满的,充满着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或者对游戏的一些理解和技巧,莫凡几乎不会回应,但却统统看在了眼里。有时候秋木苏会喊白莫帮忙刷个副本抢个野图BOSS,莫凡也都会默默在组队邀请上按下同意。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白莫和秋木苏的交手记录上关于胜利的那一栏依旧是一片空白,但莫凡却已养成了上线后先查看好友栏的习惯。如果那一栏是灰色的那么白莫当天的失误率基本就会提高一到两个百分点。莫凡将它归结于再怎么厉害的高手也会有走神的时候。

“虽然官方开放了编辑器,但要自制装备的话还真不是一点点的难。”某天,日常的副本中,两人一边刷着怪一边(单方面)闲聊着,“先不说完全没有经验可以参考,光是素材就够头痛的了,连供拆解分析的装备都奇缺无比,啊啊这种时候真想将其他公会所有高手们的装备都抢来仔细研究研究啊!”

“………………”

“但是人家高手哪会那么简单地让你抢走装备呢,竞技场又没有掉落,野外PK风险太高,难道就没有万全一点的方法……如果能制造出几大公会大规模的团战就好了,那样说不定就能比较简单地趁乱捡个便宜,嗯嗯……”

大规模的混战,然后拾荒,吗……莫凡想。

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被接下来发生的其他琐事冲淡。再然后,莫凡发现好友栏里那个名字在线上闪耀的时间,悄悄地,难以察觉地,减少了。没等莫凡感到更大的不对劲,秋木苏就率先给出了解释:“有俱乐部发出了邀请,我要去职业战队了。”

“…………恭喜”

“虽然很舍不得,但这个号看来以后能用的机会会越来越少,成为职业选手的话,就不能像现在这样随心所欲在网游里战斗了。”

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吗……这句话,莫凡生生将它掐灭在了手中。

“不过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毕竟我们的PK还没分出最终胜负呀^_^”秋木苏在聊天中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之前他的话再多也不会附带上什么多余的东西,除了这一次。

“那么我走了,再见了。”游戏中帅气的枪炮师做出了挥手的动作像是在告别,在这之后,他停止了一切动作,那是进行下线操作之后必然的延迟。

…………你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也没有告诉我你要去哪一家俱乐部,这样让我怎么为你加油打气,你这个笨蛋……莫凡对着静止下来的秋木苏,又像是对着自己,慢慢地敲上了几个月以来说的最长的一段话,盯着对话框看了几秒后,他最终还是将它们,随着面前消失了的角色一起,全部抹去。

 

再以后?再以后,白莫这个号的好友列表中,唯一那个孤零零的名字,秋木苏,自那一天后,就再也沒有亮起來过。

再再以后,神之领域开放,野外PK掉率提升,拾荒者堂而皇之登堂入室,其中有一名为诲人不倦的忍者角色更是夺人眼球异军突起。他技术高超且从不与人交流合作,没有一家公会没遇到过被他抢走装备的经历,一时之间所有人对他都是恨到咬牙切齿却又束手无策,每一家公会甚至背后战队的高层都在打听这个忍者的来历和背景,却屡屡碰壁一无所获。

诲人不倦当然是莫凡,拾荒的目的,也自然是为了那个人当初看似无心玩笑的一句抱怨:真想将其他公会所有高手们的装备都抢来仔细研究研究啊。

几年的积累下来,莫凡已经不记得用去了多少个小号当做仓库,但他等待的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

直到有一天,君莫笑闯进了他的世界。

“要不要来打职业联赛?觉得没有意思的话再回去拾你的荒也不迟。”那个手持奇怪伞状银武的人这样对他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莫凡莫名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另一个反复击败他的人当时说的话,然后他就头脑一热买下了当晚前往H市的机票。

 

莫凡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一个战队,虽然彼此再也沒有过联系,但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也像自己一样,一直默默注视着彼此。

秋木苏,你不来找我,那我就去你的世界。

这次就换我来追逐你了。

 

 

END

评论
热度(1)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