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小型犬飼養手冊3

有人绞尽脑汁竭尽所能拼了命一辈子也得不到所求所想,但也有人明明只想平稳安宁老老实实过普通日子却依旧时不时掉进命运恶意的玩笑里。
楠原全身僵硬笔直地端坐在吧台前,面对一旁热烈的气氛他只能抱以干笑。倒不是怯场,只是单纯地无法适应过于吵闹的环境而已。
“这位客人,想要喝点什么吗?”温软的京都腔适时缓和了紧张情绪,吧台后金发的老板摆出标准营业用微笑向楠原推出了MENU,“不过看起来客人您似乎尚未达到开怀畅饮的年龄,所以鲜榨果汁如何?”
“……对不起,我今年就满二十了。”话音刚落周围立刻像拉了闸似的突兀安静下来。有必要整齐划一地表现得如此惊讶吗?楠原强忍以手扶额一头黑线的冲动尽量使声音听起来没有异常,“请给我草莓牛奶,谢谢。”
应该说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酒吧老板吗,藏在墨镜后的双眼并没有表现出显而易见的动摇(或者其实带墨镜的目的就是为了掩饰!?)。只见他迅速从吧台下拎出仿佛早就摆放在那里的牛奶盒子注满了楠原面前的玻璃杯:“还想着小八田难得带同龄的朋友回来,结果外表看起来和实际年龄一样幼齿的还是只有他一人吗。”
“草薙哥!我,我很快就要成年了!”「吉娃娃」急吼吼地辩解,不料一个小小的声音毫不留情打断了他。
“美咲的里面,只有十四岁。”全身包裹在红色洋装中的女孩子,面无表情地扔出凶暴的必杀,然后楠原就默默看着那位把自己带来的小个子少年恼羞成怒地与发出哄笑的其他人打成一片,酒吧里再次回归喧闹的氛围。楠原有些局促地握紧了手中的杯子,擅自把人带来陌生的地方然后就没有任何解释,实在无法理解这样做的目的究竟为何。
忽然,他感到衣摆被轻轻扯动,一低下头便和一双深红透彻的眼睛撞个正着。娇小的女孩子扯住楠原的外套认认真真说道:“美咲,没有恶意,他喜欢你,只是不会说。”
“不愧是小安娜,看得非常准确呢,你算是小八田第一次主动带回Homra的人,看来他相当中意你。”金发的调酒师笑着补充道,“忘了自我介绍,欢迎来到Homra,我是酒吧的主人草薙出云,这位是我们可爱的公主殿下栉名安娜,而把你带来的那个是八田美咲。请问客人您如何称呼?”
“kusuhari……”
“我回来啦!”随着门上铜铃欢快的脆响,一个身影灵活地滑入了喧闹的空间,却也不巧正好打断了楠原的自我介绍。这位几乎与声音同时抵达吧台前的青年也同时发现了多出来的新面孔,“欸有客人?你好我叫十束多多良,你呢?”
“楠……”
“好可爱好像小小的泰迪(>﹏<)”才说出第一个单字就再次被打断,名为十束多多良的这个人以一种仿佛相熟多年老友的势头熊抱住了楠原,还附带蹭啊蹭的额外致石化特效,而解开这个异常状态的,是草薙出云毫不留情的制裁铁拳:“给我差不多一点!”
楠原刚终于得以从十束多多良的魔爪下生还,为了平复激动的心跳他拿起手旁的草莓牛奶灌下了一大口。自迈进这家酒吧开始,他就有一种明显跟不上在场其他人节奏的强烈感觉。明明大家都是年龄相仿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为什么连短短一个自我介绍都没法好好说完囧?不过比起这个,更微妙的是自己居然完全不讨厌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百思不得其解了。
但是,我并不属于这里,对吧?楠原小小声地在心底向自己寻求确认。然而还没等到回应,突然就感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压迫感,为了寻找来源,他下意识抬头。
金色的眼睛,有火焰在深处跳跃。
“啊king,我们吵醒你了吗?”
“尊哥晚上好!”
“尊,给你留的晚餐在冰箱里,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面对其他人的招呼,国王大人全部没有理会,他一言不发直接坐到了吧台边的椅子上,目光再次锁定了被十束称为泰迪的楠原。
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那样的目光太过具有侵略性以至于让他如同置身于烤炉中,百般煎熬坐立不安。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对方开口了。
“你也打算握住我的手吗。”

 

TBC

评论
热度(2)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