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心脏手黑,脑洞奇大。
墙头无数,本命不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不披马。
我是樨,是站在空调顶端的人。

大概算coser,随心情码字,偶尔涂鸦。
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
A社一辈子出不了坑,青组拔刀队全员爱,无节操可逆可拆什么都吃注意避雷。

每天都是立派波特吹,那边的25仔,来决斗吧!

—— 【K】END OF THE WORLD~世界の果てに

*伏八前提下的秋→伏。

*不寫作CP的理由是根本就沒到那個程度(差得遠呢= =)

*因為是COS用腳本所以沒什麼情節,偏向于畫面感的描寫。

*你們知道在二分之一后我想寫一個不暗黑的秋+伏有多難嗎……

*至少這篇它看起來不像補刀!至少第一遍看不出來!!耶!!!

 

 

“想吃就直說,不要搞得我好像在虐待下屬。”

“……欸?”

時間是某個午後,具體日期分秒不重要與前因後果都無關,地點則是大家都再熟悉不過的S4那間神奇辦公室:桌椅板凳壁畫大門均能隨著鏡頭切換而自由變化大小以至於讓人不禁懷疑人民群眾辛辛苦苦的賦稅都用在了什麽地方。拜製作組偷工減料所賜,對比之下所有發生在這個地方的故事也仿佛不再那麼微妙,變得順理成章起來。比如說,今天那一筐莫名其妙出現在伏見先生桌上的蘋果。

說是禮物,筐里筐外都沒有留下任何能夠證明送禮人身份的線索;或者是某位同事順手遺忘的零食?但眼看過去了大半天也沒有人跳出來認領。看著那一顆顆鮮紅果實耀武揚威地在一片蒼白文件山中殺出一片天地像是格格不入的小怪物,無法轉移開視線的秋山禁不住想,現在似乎,不是蘋果上市的季節啊……

“到底要不要吃,看你盯很久了。”缺乏情緒與生氣的怏怏聲線自然是來自秋山年輕的上司伏見猿比古。見下屬在回了一個音節後下一秒又明目張膽地無視著自己,眼神在那堆障礙物上落地生根,伏見終於忍不住奉行了動手比動嘴可靠的原則,抓起一顆直接朝那個發呆的傢伙扔了過去,然後滿意地看著對方抱頭被擊沉在辦公桌上。

正中目標滿分好評……嘖,唯一遺憾是沒把那該死的劉海砸開。

“反正也不知道是誰的,一人一個拿去分了得了。”擺在眼前怎麼看怎麼礙事。

“這樣真的好嗎,伏見先生,畢竟是您桌上的……”

“嘖哪來那麼多廢話,我討厭蘋果。”對表面上的客套感到了厭煩,伏見乾脆將整筐都扔在了秋山桌上,“而且這是蛇果,看起來鮮亮無比其實内裏,味如嚼蠟。”這麼說著,耐心完全耗盡的上司以“剩下的工作就拜託你了秋山前輩”做為結語,飄飄然甩手而去,留下秋山一個人對著忽然變得擁擠無比的桌面,尚未完全反應過來。

外在光鮮誘人内裏卻糟糕透頂,嗎……記得蛇果比一般的蘋果還要昂貴?那麼它的價值究竟體現在了哪裡?像是爲了證實伏見先生的發言一般,秋山猶豫了幾秒,最終還是默默在那顆砸在自己腦門的果實上咬下了一口。

嗚……!果皮好厚,果肉也一點都不甜……艱難咽下咬碎的部份,秋山已經不想再嘗試更多了。拿去分給其他人嗎?這麼難吃的話也不曉得會不會有人想要,直接丟掉又太可惜……

糾結之間,唇齒內那僅存的一點點甜味錯覺,似乎也慢慢發酵變質成了淡淡的苦味。

 

 

看見幾步之外的身影像變戲法一般甩出匕首時,秋山發現自己很微妙地,冒出的第一個想法居然是伏見先生一定不需要另外準備水果刀之類的奇怪邏輯。

結果他還是獨自把那筐蛇果留下了,理由或許有很多樣但導出的結論依舊是只有他一個人時不時得對著一堆紅色小怪物發愁。丟了可惜那就慢慢吃掉好了,畢竟也不是完全不能下嚥。果皮太厚那就把皮削掉說不定就能好很多,然而當秋山翻遍宿舍的房間也找不到那一把小小的水果刀時,才意識到想當然的一廂情願有多天真。當然也不是不能用其他工具代替可總是覺得哪裡不稱手,拖著拖著蛇果的數量沒有見少,自己卻越發沒有吃掉它們的想法了。

所以看見伏見先生拿出匕首時會自然而然聯想到水果刀,再聯想到這個人就是帶來煩惱的根本源頭,也就沒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了。

不過會將這麼危險的武器大材小用想像成無害的日常用品出發點也是哪裡都不對啊。秋山在心底自我吐槽道。就在幾分鐘前被命令“不准出手,給我遠遠地呆著。”而只能無所事事在一旁當圍觀群眾。其實不用伏見先生提醒他也知道自己絕對插不上手,因為出現在外勤巡邏中兩人面前的,是Homra的八田美咲。

忍住下意識就要脫口而出的勸阻,秋山安靜地看著自家上司喊出“伏見,緊急拔刀。”聲音中滿滿是難以抑制的昂揚,獨一無二的雙色火焰忠實反映著情緒熊熊燃起。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但此時此刻的情景卻仍舊像是磁場吸引著自己的目光難以自拔。

只有在這個時候伏見先生看起來才像是活生生的19歲,而不是大多數人眼中無幹勁、死氣沉沉的貧弱未成年。黑框眼鏡的厚重鏡片也掩蓋不住的雙眼中躍動著的鮮豔閃光,那顏色就像是……自己桌上經久不腐的蛇果。噗……

不禁啞然失笑。今天怎麼什麽都能聯想到那一筐身上去,是因為每天都得面對的緣故嗎,還是只因為它來自那個人?就在這時S4獨有的鈴聲以x2的音量和旋律突兀響起打斷了秋山的發散思維,也打斷了相愛相殺得火熱的幼馴染二人組。不能怪他們意志不夠堅定不能堅持有始有終,怪只能怪出現在終端屏幕上代表來電人物所顯示的圖像太具有殺傷力而已。

淡島副長(藍紫色山狀紅豆翔)的來電不出所料是臨時出現的緊急集合命令。在秋山還在煩惱要如何將收不住手的上司拖回屯所時,那邊廂19歲少年已然振劍回鞘,浸染赤炎的匕首也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走了。”

“好的,伏見先生。”應該說不愧是伏見先生麼,無論什麽情況下都能保持理性的判斷。這麼想著的秋山在內部記憶庫中修正了一點對於伏見猿比古的主觀數據。

不管怎麼說能平和順利收場真是太好了……這句話尚未完整從頭腦中轉過,小個子的吉娃娃,額對不起是八田鴉,猛然跳出擋住了去路:“喂猴子!想逃跑嗎!”

“嘖,我可是有正經工作的人,可不像你一樣成天遊手好閒啊小美咲”

“別以為換了一身藍衣服做的就是所謂的正經工作!死猴子!”

“雖然很想繼續欺負你但今天還是算了吧。讓開,美咲。”伏見的聲音已完全冷靜下來。

“你以為我會乖乖聽你的嗎!?”可偏偏有人不依不饒。

秋山覺得自己的頭痛了起來,以至於完全沒注意到之後你來我往吵得不亦樂乎的兩人究竟交換了怎樣的對話,只是在聽到那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嘀咕了一句“站著別動”后條件反射般做出了相應的反應,剛想問理由時一個微涼柔軟的物體毫無預兆地欺上了自己的嘴唇。

那是一個吻,貨真價實不摻水,還附帶神經麻痹定身咒的額外效果。意識到這一點時不輕不重的一吻已結束,伏見猿比古微笑著攀上明顯還在狀況外之人的頸項,然後對另一個一臉系統過熱CPU基本燒毀表情的人說道:“接下來是戀人之間的時間,難道還是童貞的美咲想要來觀摩學習嗎?”

半分鐘之後,天不怕地不怕不論面對什麽都無所畏懼勇往直前的小個子Homra突擊隊長,大概是生平頭一回在不戰而勝的情況下狼狽逃離現場。那全速跑遠的身影剛從視野盡頭消失,一直親密摟著秋山的伏見立刻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撫平衣領的皺褶后臉上早已恢復了一貫的清冷倦怠。

“時間不够了,嘖。”視線一角掃過墨綠色的髪旋才想起沒有給被迫配合演出的搭檔一個解釋,“剛才那個不要放在心上……總之沒有別的意思別胡思亂想。”

果然是策略嗎。無法形容現在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秋山的手指下意識撫上了唇角,那裡似乎還殘留著一絲似甜非苦的艱澀,就像是當初那咬了一口就放棄的……疼!額頭猛然撞擊的鈍痛扯回了已不知神遊去何方的神志,定睛一看,身為兇器的青蘋果尚在腳邊微微滾動。

“謝禮。愛要不要。”前方的人並未回頭,悶悶扔過來一句沒有啟承轉結。

又是蘋果啊:“謝謝,那我就收下了,伏見先生。”

青蘋果的話,應該是酸的?下意識咬了一小口,本已做好入口酸澀的心理準備,沒想到鋪滿唇齒間的卻是酸甜適口的柔和。

原來還挺好吃的。

 

 

“張嘴。”

“唔?……嗯!?”習慣性照指示做了結果嘴裡被塞進一塊又涼又甜的不明物體,來不及細細咀嚼第二塊就已插在竹籤上送到了眼前,這個時候才看清是修成小兔子形狀的蘋果,作為兔耳部份的果皮厚薄均勻精緻得宛若藝術品。

“伏見先生,這是?”雖然早就清楚這名上司從不按常理出牌,但今天唱的又是哪一出未免也太過詭異?

匕首在指尖挽了個花,閃光的刀刃無時不刻提醒著周圍人它是危險品的事實,雖然目前這種狀態下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它的主人正面無表情地用它削出一個個惟妙惟肖的蘋果小兔子:“你不是喜歡蘋果嗎?反正現在也閑。”

“欸?”秋山感到自己一頭霧水,我好像從來沒說過自己喜歡蘋果?

“之前那一筐你不都全部帶走了嗎,還有之前扔給你的,你也都接下了。”說話間,第五個小兔子也整齊地出現在了盤子里,“不喜歡幹嗎不拒絕?”

“額……”好像,真的沒辦法反駁,即使把真相說出來也預感會無濟於事。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麽很重要的事情,“謝謝,沒想到伏見先生手這麼巧。”

聽到上述誇獎對面的那個人“嘖”了一聲后轉過了椅子再也沒搭理自己。盯著意外細心的上司背影發了幾秒鐘的呆,秋山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伏見先生,其實並不難以相處啊。

 

 

 

·END·

 

 

原本只是個cos用腳本結果寫著寫著又認真了又變成了3000+字……

結尾看起來很像HE但若看出了貫穿全篇的一個梗的話可說不好了。

所以如果能感受到我的惡意就最好不過了wwww(喂)

评论
热度(12)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