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一个长情的超龄社畜coser,偶尔码字偶尔扫本汉化。主机党,本命A社女神全系列,DDSat一生推。什么都吃生冷不忌,基本无雷可拆可逆,不混圈不跟风。俺嫁Serph(DDSat)拉比(D.Gray-man)秋山氷杜(K),墙头太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基本不刷的刀男、全职以及各种陈年老番。
爱发电主页https://afdian.net/@rabbitxi
欢迎投喂><

—— 【DDSat】偽物の花束


* 根本看不出来的高考作文北京卷二。
* 快速摸鱼,没头没脑没考据瞎写。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成为一名植物学家的梦想。”
萨弗·谢菲尔德坐在满地纸箱中唯一的独脚椅上,饶有兴致地盯着另一人整理打包各种个人物品,顺带也时不时发表一些见解。
房间的真正主人,忙着搬家前准备的希特·奥布雷顺着萨弗的目光找了片刻,好不容易才在一堆杂物中发现了所谓的“梦想”:数个夹满了各种植物根茎叶花果的大型笔记本,泛黄纸页间依稀尚存的绿色就像十一月底仍在盛放的花朵般吸引眼球。
仿佛被水源诱惑的口渴者,希特下意识就丢下了手头打包了一半的旧书转而翻起充满感慨的回忆——时至今日想要在户外见到杂草都变成一种奢求,就更别提收集这么几大本植物标本了,所以这至少也应该是中学以前的所作所为。
其实也不过短短数年,但说不定再没过多久,人类甚至连在阳光下活动的权利也将被剥夺呢?
忽然从背后伸出的手出其不意抢走了翻到一半的笔记本,萨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橄榄叶……说起来上个月的新闻里似乎提到橄榄树宣布野外灭绝了……咦这难道是昙花……仔细一看你收集的都是当下而言极其珍贵的濒危品啊,真有你的。”
“如果你现在去收集一块公寓门口的草坪,说不定两年后也能变成孤品。”
“真是让人笑不出来的冷笑话,然而很可惜,你说的没错。”
沉默降临,一时之间只有老旧冷气机制冷的隆隆声充斥房间,直到黑猫发出饿了的喵呜叫声。
希特认命地去给薛定谔寻找不知打包在哪个箱子里的猫粮,萨弗依旧翻看着价值连城的收集品,若有所思。
“这些,你打算怎么处理?捐给博物馆或者学校么。”
抚摸着黑猫光滑的皮毛,希特回答得漫不经心:“说不定能够当作礼物送给孩子们。”
给那些只能在电子文档和影像资料中见到绿色的,我们之后的可怜后代。有能够触碰得到,亲眼见到的实物的话,也许在未来能够复原这些早已消失或即将消失的希望。
“孩子们吗……”合上笔记本,萨弗将视线投向窗外,天空之上,太阳正一如既往无言地散播着炽热且致命的“情报”。







打开的光之结晶中,红色的花朵静静地绽放着。
“这是……曼珠沙华。”记忆在心底复苏,塞拉的声音出现了微小的波动。
“这也是植物的一种吗,好漂亮……”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实物,”塞拉小心翼翼触碰着花瓣,“之所以会认得是因为……很久以前,有一位看起来很凶很可怕的医生,送了好多好多植物的标本给我。”
“虽然一直板着脸,却一点一点把所有植物的名字和故事都告诉了我。”
“他还偷偷带了一只小黑猫给我作伴。”

“不知道后来,他怎么样了呢……”

·END·

评论(2)
热度(4)
返回顶部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 Powered by LOFTER